特朗普称考虑停飞国内新冠肺炎疫情热点地区航班


84岁的钟南山院士再度出征。夜驰武汉,进行深度调查;紧急赴京,向总理汇报并向公众宣布疫情实况;连线前线,远程会诊重症病例;联手国际病毒专家,探寻破解病毒密码路径;一周参加五场国际战疫“云会议”,分享中国的治疗方案和防控经验……两个多月以来,他没有一天完整的休息时间。

钟老师终于停下来,闭上眼睛,将头靠在了椅背上休息。他满脸倦容,眉头紧锁,两鬓的白发,在餐车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。我心中一动,举起手机,偷偷拍下了这个画面。

中午12:00,会议结束。钟老师匆匆走出会议室,边走边对我说:“我也接到国家卫健委的电话了,今天必须赶到武汉。”

斯蒂芬·冯·达塞尔,图源:德国《图片报》

下午5:30,我们抵达南站。车站里,人山人海,踏上归途的人们,满脸喜悦,几乎没有人戴口罩。欢乐的海洋里,又有多少人知晓已有暗礁深藏?

他同时坦承,虽然自己现在已经几乎痊愈了,但实际上,所花费的时间远比想象中长,过程也比想象艰难。

我们登上了下午5:45发车的G1022次车。列车长帮我们在餐车留了两个座位。我如释重负。这比板凳强多了。

接着,他还表示,两个人一起生活14天几乎不可能不被传染,“所以,我故意让自己快速感染(病毒),这样隔离期也不用延长到4个星期。如果在她隔离期结束时我被感染,(隔离期)就必须延长。”本期口述/钟南山院士助理苏越明

上午会议结束,钟老师匆匆走出会议室,边走边对我说:“我也接到国家卫健委的电话了,今天必须赶到武汉。”

综合德国《图片报》报道,达塞尔当天早些时候接受柏林-勃兰登堡广播电视台(RBB)采访时说:“我是故意让自己感染(新冠病毒)的,因为我不想让我的女友独自被隔离。然后我想,只要3天我的身体就会产生免疫抗体,我再也不会被感染或是将病毒传给其他人了。”报道提到,达塞尔的女友此前在瑞士感染上新冠病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