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南昆明校园消毒严防疫情迎开学
来源:云南昆明校园消毒严防疫情迎开学发稿时间:2020-04-07 09:44:55


就这样,杨勇开始享受俄罗斯医护人员的免费医疗服务:抽血,口、鼻腔粘液提取化验,还成了当地媒体上的新闻人物。

他说,自己之前在江陵做志愿者,劝导居民少出门、不聚集、戴口罩,也一直关注着疫情。看到数字降为0,各个地方陆续解封,“我当然很高兴,我们湖北人很高兴,把疫情战胜了很高兴。”

留在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要继续在收费站上班,“免费不免服务”,他们需要对收费站的各种设施消毒,在地上铺沙袋再喷84消毒液,便于清洁车辆轮胎;根据进出城的物资车辆、救援办公车辆的数量,调整开放车道的数量。有时候,还配合来此卡点检查的警察进行测温、登记信息等。

“被俄罗斯人留宿,他和我聊起了命运共同体”

守卡人:“免费不免服务”

3月5日,杨勇进入法国。“法国移民局门口放了一瓶消毒洗手液。估计他们也意识到了疫情风险,毕竟移民局里的人来自各个国家。”他后来在德国移民局也发现情况类似,还看到一个德国工作人员戴着口罩。

由于不懂俄语,杨勇和医护人员沟通基本依靠翻译软件。即便如此,医护人员也会经常询问他“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”。听说杨勇手机充电线太短,一位工作人员就给他找来一个插线板直接能连到床头。

与医护人员告别后,杨勇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,然后跟着警察去提车。“隔离14天,终于自由了!”杨勇早已按耐不住再次驾车出发的心情,但回忆起这半个月的隔离时光,“还是有些舍不得,感觉自己挺幸运的,碰到了一群可爱的人,他们面对疫情依法办事,但更通人情。”

来之前,他打听了进出武汉的各种政策和要求,也做好了准备:实在不行,就让堂弟把药送到高速口交接,他不进城。

她说,行李早就收拾好装车了,就先过来看看,如果不能出去就打道回府。为何不等到白天时候再过来?“待太久了,觉也睡够了。”